技术文章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技术文章>Titin抗体在重症肌无力中的检测意义
Titin抗体在重症肌无力中的检测意义
发布时间:2022-05-09   点击次数:59次


重症肌无力(myasthenia gravis,MG)是一种由自身抗体介导的神经-肌肉接头(NMJ)传递功能障碍的获得性自身免疫性疾病,表现为骨骼肌的特征性疲劳无力。


乙酰胆碱受体(AChR)抗体是最常见的致病性抗体;此外,针对突触后膜其他组分,包括肌肉特异性受体酪氨酸激酶(MuSK)、低密度脂蛋白受体相关蛋白4(LRP4)及兰尼碱受体(RYR)等抗体陆续被发现参与MG发病,这些抗体可干扰AChR聚集、影响AChR功能及NMJ信号传递[1]。在晚发型MG(50岁或以后发病的全身型MG)和伴胸腺瘤的MG患者中还经常检出肌联蛋白(Titin)抗体[2]。



MG亚组分类及临床特点[1]


目前临床实践中主要以AChR抗体、MuSK抗体、Titin抗体作为主流的抗体检测项目。关于AChR抗体和MuSK抗体的检测意义和相关研究,之前已有广泛的报道。本文重点讨论Titin抗体的检测意义。


肌联蛋白(Titin)是骨骼肌肌纤维的组成成分之一,在骨骼肌舒缩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。在部分重症肌无力患者中,因自身免疫原因产生的Titin抗体会干扰Titin的正常生理功能,引起骨骼肌收缩异常,造成肌无力症状。根据2020年版《中国重症肌无力诊断和治疗指南》,Titin抗体与胸腺异常相关,可认为是胸腺瘤相关重症肌无力的特异性血清学指标。


在这里分享两篇关于Titin抗体检测的国内外研究:


【研究一】中国大数据MG患者研究【3】


患者来源

2010年3月至2018年5月,在中国19个省的50多家医院收集了2750份疑似患有MG的个体的血液样本,其中2172例患者被诊断为MG。

/

人口特征

2017例MG患者的发病年龄为1个月至86岁。男性和女性MG患者发病年龄都有两个高峰(图1)。

图1:2017例MG患者的发病年龄和性别分布


抗体检测:

检测方法:



 检测结果:


在2172例确诊MG的血清样本中,1635例(75.3%)AChR Ab 阳性;264例(16.8%)Titin Ab 阳性;90例(4.1%)MuSK Ab阳性;16例(0.7%)LRP4 Ab 阳性(图2)。


图2:2172例MG患者相关抗体检测



416例患者有胸腺影像学资料(CT/MR),胸腺瘤占18%(75/416)。Titin抗体在本研究中多与AChR抗体伴发,在个别病例中可观察到与MuSK抗体并存。


【研究二】


Isabell Cordtsd等[4]在重症肌无力患者相关抗体谱筛查及不同抗体的MG患者的临床表型差异的研究中,入组100例MG患者(45例AChR Ab阴性,55例AChR Ab阳性),100例MG患者的抗体整体检出率为 MuSK 1%, LRP4 5%, Agrin 4%,Titin 41%。


Titin抗体阳性的MG患者

 临床特点


男性居多,晚发型MG,近一半患者出现呼吸肌(延髓肌)受累,胸腺瘤患病率10.5%。


 临床表型

取决于AChR抗体的存在与否。

AChR和Titin抗体双阳的情况下,患者疾病严重程度高、延髓肌受累严重,但接受免疫治疗后预后较好。AChR抗体阴性但Titin抗体阳性与AChR抗体单阳的患者相比,症状更轻,部分仅表现为眼肌型,但延髓肌受累频率相同,对免疫治疗的需求较小。Titin抗体阳性的MG患者中,胸腺瘤均发现在AChR抗体阳性的患者中。




重症肌无力根据症状轻重分为眼肌型MG(OMG)和全身型MG(GMG),无论哪种类型均需在诊断或复诊时检查抗体标志物。除常规的AChR和MuSK抗体外,还应一并检测Titin抗体,以判断是否存在胸腺异常。


目前临床实践中对胸腺异常的诊断依赖于CT等影像学检查。Titin抗体检测的加入,可配合影像学结果精准诊断胸腺瘤,也可在胸腺增生不典型时辅助诊断重症肌无力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晚发型MG中,Titin抗体也有较高的阳性率,这些患者并不一定伴发影像学证据上的胸腺瘤,因此需要综合研判该类病例。


小结

  1. 晚发型MG和胸腺瘤MG中常出现Titin抗体,Titin抗体常与AChR抗体伴发。

  2. AChR抗体和Titin抗体双阳:疾病严重程度高、延髓肌受累严重。

  3. Titin抗体单阳与AChR抗体单阳相比,症状更轻,部分仅表现为眼肌型。


 MG 相关产品推荐

   ElisaRSR™ AChR Ab

■   RiaRSR™ AChR Ab

■   Blocking AChR Ab

■   RiaRSR™ Canine AChR Ab


■   MuSK Ab


■   Titin Ab

(点击上述产品可了解相关信息)




参考文献:(上下滑动查看全文)

[1] 中国免疫学会神经免疫分会, 常婷, 李柱一, 等. 中国重症肌无力诊断和治疗指南(2020版)[J]. 中国神经免疫学和神经bing学杂志, 2021, 28(1):12.

[2] Romi F, Gilhus N E , Aarli J A. Myasthenia gravis: clinical, immunological, and therapeutic advances[J]. Acta Neurologica Scandinavica, 2005, 111(2):134-141.

[3] Li M, Han J, Zhang Y, et al. Clinical analysis of Chinese anti‐low‐density‐lipoprotein‐receptor‐associated protein 4 antibodies in patients with myasthenia gravis[J]. European Journal of Neurology, 2019, 26(10).

[4] Cordts I, Bodart N , Hartmann K , et al. Screening for lipoprotein receptor-related protein 4-, agrin-, and titin-antibodies and exploring the autoimmune spectrum in myasthenia gravis[J]. Journal of Neurology, 2017, 264(6):1193.








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品中心 联系我们
备案号:   GoogleSitemap   技术支持:化工仪器网 管理登陆
天津阿斯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www.rsrtj.cn) 版权所有 总访问量:101725
    QQ在线客服
  •   在线咨询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电话
86-22-83726755
手机
18622601726